迎接惠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shutxt.com
以后地位:首页 > 武侠小说 > 《剑气腾空》全文浏览 > 注释

《剑气腾空》第四十五章 智门秦风救虬龙

  黄秋尘心神一震,暗自运功防备,以防不测。

  那知黑衣矮叟拂袖拭去嘴角血迹以后,漫不经心的看了黄秋尘一眼,一个转身,往外就走。

  那黑衣老者从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讲一句话,黄秋尘认为非常困惑,暗自忖道:

  “难道那黑衣矮叟不是冬竹堡的人……但从他出手屠戮张天龙护法和金牌喷鼻主王本深的和手段那样阴乖戾毒,及张天龙对他那种恐怖的情况……”

  这些动机速的出现黄秋尘脑际,心念至此,身形一展,随即纵身追出。

  昂首一望只见西面院落屋角,黑影一闪,他不在迟疑,身子微长,尾随追去!

  到了那房舍转角处,却掉去了黑衣矮叟的踪迹。

  正在迟疑手足无措之际,忽然前方灌木丛中惊起一条黑影,飒飒破风之声,拔起两陈多高,在半空中一弓一弹,像一双盘空飞翔的苍鹰,直扑四支外另外一院落。

  黄秋尘绝不迟疑,微一提气,临空而起!两个起落,翻落那座院落二丈多高的白色围墙上。

  放眼望去,但见一片连绵屋脊,院落、阁楼,即无巡更值储备的人,变不见一处灯火,除几条修竹以外,竟是毫无一点防备。

  黄秋尘知道这类毫无防备之状,就愈隐蔽着恐怖、危机……

  他微然标身势一长,平空拔起二支,恰好轻瓢瓢落在第二排配房脊后。

  他想第二座院落中定然有人埋伏,借着屋脊保护,向下看望,那知,任务大年夜出料想以外,一进院落,依然无人把守。

  一阵微风拂过,阵阵花喷鼻扑鼻,本来在二进院落中,种满了各类花草。

  黄秋尘伏在屋脊,久久未见有人出现,暗自忖道:

  “奇怪,堡外防备密如鲦,堡内倒是一片充实……本身已入龙潭虎穴,又何必如此畏首畏尾。”

  二心念一转,英气忽发,一纵身落下空中,沿着青石甬道,向前飘闪之前。

  其实,黄秋尘怎会知道他在翻进第二院落时就被人们发明,沿着院落配房之侧,一排垂柳之上,陵地射下三条人影。

  但这三件人影,刚从柳树上跃落的刹那,从屋脊另外一侧落一条娇小的身影,风声啸然,那三小我还未着手,一声不哼的倒毙于地

  那娇小的身影随又消掉在屋角一侧。

  黄秋尘穿过几个院落,深知此时已深刻冬竹堡中,而一直未遇上埋伏的明桩暗卡,但心里却越发一层焦急。

  要知罗山是这么广阔,冬竹堡又是院落,阁楼重堆叠叠,不下千间,虬龙公主是被囚禁在甚么处所?又怎会如此失常地绝不见人迹。

  另外一项最令黄秋尘宁神不下的,就是刚才本身和张天龙及王本琛在那座阁楼所谈的对话,完全被那黑衣丑怪的矮叟窃听去,而由张天龙那种恐怖的惊叫,可以断定那黑衣矮叟是冬竹堡中人无疑,如许一来,佛字帮埋伏在冬竹堡的密秘,岂不完全泄漏。

  本身此行夜探罗山至此毫无所获,却弄巧成拙,尽泄佛字帮机密,唯一挽救的办法就是立时寻出那丑怪老头,格毙掌下,或许急速找到虬龙公主被禁的处所,挽救出堡,盘问九龙王尊的机密……”

  蓦然——

  黄秋尘心念一动暗忖道:

  “何不如今大年夜声嚷叫,轰动堡中的人,捉下一个,逼说盘询一番。”

  心念刚转,忽然,一阵急劲夜风吹过,逝世般沉寂的重重院落中,响起极尽惨厉的哀叫声……

  惨曝之声,尖利凄厉,直听得令人毛骨惊然……

  叫声过后,方圆又恢复一片恐怖的沉寂……

  黄秋尘神情骤变,他想道:

  “这声凄叫的声响好不熟悉……”

  夜色当中,风声啸啸,吹得四周一片修竹沙沙作响,有如厉鬼啾啾哀鸣;枝影摇摆,形似厉鬼撩牙舞爪:平空添增几分恐怖氛围。

  黄秋尘忽然身势微展,如电也似的,直向那惨叫处奔驰之前瞬眼间,他已驰至一座破庙的阁楼前。

  蓦在些时——

  忽然一阵哈哈怪笑传来——

  声如乌啼,顺耳之极,在那竹林叶片幌动,逝世寂的深夜里,更加令人认为寒懔,恐怖异常。

  笑声甫毕,一个洪亮的声响冷冷道:

  “尊驾既已离开我冬竹堡,何不亮出相来怪笑甚么?”

  黄秋尘闻声,知道不是本身行迹败露.身子赶忙一闪,避入破旧阁楼当中,以不雅毕竟,就在他闪入暗影稍纵即逝的刹那——

  “飓!飓!”这座阁楼前的广场上,已凝立住两个驼矮老者,两人现身广场朝着院落一座杂鞠丛生的废墟,审视一番。

  黄秋尘这时候曾经看清他们两人正是虬龙公主的侍卫长岳凤飞的手下,越庸和龙云。

  越庸眸中暴出一缕精光,古里古怪的笑道:

  “老夫早就看穿你们的埋伏,何不早早地滚出来,还在那儿装猫作耗子的藏头缩尾干甚么。”

  果真在那虚处,渐渐跪出一个背负长剑,身材宏伟的彪形大年夜汉。中年大年夜汁双眼中精光闪闪,审视了驼瘦两老一眼,嘿嘿嘲笑道:

  “我道是何方神圣,竟敢侵入我冬竹堡来呈凶,……嘿嘿!速报下名号来受逝世。”

  矮瘦老者冷哼一声,道:

  “老夫历来就没碰着有人敢对我如许跋扈狂,当你知道我们的名号时,就是你们的逝世辰已到……。”

  中年大年夜汉忽然身形疾退三步,斜跨三尺,冷嘲笑道:

  “好阴狠的毒掌,本座就不中你的诡计?”

  黄秋尘见状,慕然忆起湖畔遭受越庸以“焚心掌”暗害的一幕,不由对眼前这个彪形中年大年夜汉的绝高武术和机灵,认为无艰的敬佩,但另外一方面令他提心的倒是小小冬竹堡内今夜这中,本身就碰着两个功力超绝的人,由此可推想到“九龙王尊”搜聚人手之众,及野心之浩大年夜。

  越庸干笑两声,道:

  “你认为能避过老夫一掌,就可以兔去一逝世吗?嘿嘿嘿……

  若不报下名儿等下到阴曹天堂见到了阎王,可别懊悔没人替你烧喷鼻。”

  中年大年夜汉,鼻孔中忽然收回一声歧视不悄的冷哼,道:,“你不本身稀量本身是若干斤两,也敢在此大年夜言不惭,你不看看方圆,你自负能全身而退吗?”’

  越庸和龙云不由心神一震,电扫了方圆一眼。

  黄秋尘也随之审视了吉围一眼,不知甚么时候在楼产前广场的四周暗影暗处,已凝立了十三个红巾白衣屠士。

  黄秋尘一眼便看出,这十三个红巾白衣屠士。

  黄秋尘一眼便看出,这十三个红巾白衣居士,正是在本身因袁丽姬身受“毒蛇阴爪掌”

  重伤,求救于虬龙公主后,在板屋遭受鬼矶士秦风带领的十三屠士的夹攻。后来幸得虬龙公主传来奥秘琴音,才把鬼矶乡俗格惊走的那些人。

  这些人来往交往无声无影,有如鬼抢救,功力之高,本身是试过手的,黄秋尘不由暗替越庸和龙云捏了一把盗汗,看来纵使他们两人功力再高,要安然脱困,那绝弗成能。

  这时候越庸和龙云审视了方圆一眼后,忽然齐齐仰天一阵狂笑,笑声冲动大方,直震四周一片声浪激啸。久久莹绕空际一向。

  黄秋尘处身破旧阁楼中,更是尘土飞扬,支术架梁格格作响。

  狂笑之声震得耳鼓嗡嗡作响,经久一向。

  中年大年夜汉怒声道:

  “你们两个糟老头,逝世期已到,还笑个甚么劲”

  驼背老人龙云闻言,又是一阵狂笑,笑得身子前仰后合。

  中年大年夜汉怒喝一声,道:

  “狂夫,看掌。”

  叱呵声中,身形倏长,双掌分合间,快速拍出七掌,电击驼背老者龙云周身要穴。

  龙云呵呵干笑两声,其实不接掌,身形一闪,避开凌厉掌势,阴笑道:

  “你能避过越良的有形‘焚心掌’,却忽视了我老夫的“有形阴毒”,如今四周十丈以内,布满了老夫的‘有形阴毒’毒菌,不到半个时辰内,就要你们一个一个‘触心化骨’,逝世得尸骨不存……。”

  黄秋生听得心神一震,暗付:

  “江湖武林,真是阴险,恶毒万分,以越庸‘焚心掌’那样恶毒,强暴,看来龙云的‘有形阴毒’也不会假。”

  中年大年夜汉神情大年夜变,暴喝一声,道:

  “畜牲!即然如此,就叫你俩立时伏尸本地。”’长剑猝然出鞘,倦起干层剑幕,直罩越庸和龙云。同时,撮唇一阵长啸……

  那十三个红巾白衣屠士,十三支霍霍锋利的屠士刀锋亦闪电般的从五湖四海劈到,刹时间,有数劲风同时集中在一处——

  越庸和龙云厉叫一声,拳、脚、指、掌,简直使出浑身解数,迎上凌厉来势——

  “劈拍!”“碰!碰!”几声震天价响。

  四周卷起漫天尘土,劲涛光涌——

  “唉哟”夹怵着两声惨叫。

  人影骤分,越庸和龙云各中了二刀,鲜血激涌而出,湿透夹衣,脸上惨白。

  中处大年夜汉和十三红巾白衣居士已暴退二文以外,神情乌青,明显在这一回合中,也并没讨了若干好处。

  越庸伤在左肩和背部,龙云则右臂和左良各中一刀。两人敏捷自点了穴道让血液停止外流。跌坐地上运功调息。

  忽然.那十三红巾白衣屠士中,有三个惨叫一声,屠士刀掉落落在地,双手抚着胸口.由口中传出卑微的苦楚哼声。

  越庸一骨碌的站了起来,怪叫道:

  “倒也!倒也!”

  刹时间,十三红巾白衣屠士中,又有四个弃刀倒在地,作苦楚抽搐。

  中年大年夜汉神情骤变,肌肉一阵阵抽动,厉声道:

  “老匹夫!就算我等遭受你的暗害,你们也别想活着踏出冬竹堡一步……。

  越庸嘿嘿狂笑道:

  “你若知趣的就快答复我几个成绩,不然,嘿嘿……龙老的‘有形阴毒’,再加上我的‘焚心掌’,谅你们的感到不会太难受的……。”

  中年大年夜汉呼啸道:

  “有甚么空话,吐出来让你大年夜爷听听……。”

  越庸阴笑道:

  “如许才是大年夜丈夫,今夜有没有一个年青的小伙子到冬竹堡来……”

  黄秋尘心里一震,暗自忖道:

  “年青的小伙子?难道他们是来找我……!”

  中年大年夜汉冷哼一声,道:

  “年青的小伙子,我冬竹堡高低何止千百个青小伙子,即使来了也相对逃不过我冬竹堡的桩卜埋伏……!”

  越庸嘲笑一声,道:

  “你们连我们这两根老骨头都拦不住了,还谈配得上阻拦我少主!”

  这点且莫谈,你们冬竹堡曾囚禁了一名美丽的少女,她是被囚在甚么处所,若是照实招来,我就例外给你一颗‘糖衣火龙丹’解去你身上‘有形阴毒’……!”

  中年大年夜汉忽然暴喝一声,道:

  “休想从本座口中问半点消息……!”

  叱呵声中,身形欺进中宫,长剑诡平易近绝速的劈出三招。

  越庸不敢接其矛头,一吸小腹,倏忽间,斜飘出六尺。嘲笑道;“你再擅用功力,只要徒增长快‘有形阴毒’毒气进入内腑!……”

  中年大年夜猖狂厉叫一声,借势欺进,长剑划出一道长虹闪电,但见剑光霍霍,剑气劲啸眨眼间,持续出二十四招。

  剑剑捷速如电,奇奥异常。

  越庸掌出如山,抵挡封拆,任是他掌掌雄劲,绝奥,也被逼得节节溃退。

  黄秋尘看得不由暗佩服中年大年夜汉的剑法,精奥绝伦,心想道:若是正面的封拆,比斗,越庸也未必能是中年大年夜汉的敌手。

  思忖间,越庸忽然在中年大年夜汉绵密的招式下抽身暴退,喝声道:

  你看你的手下完全倒地,你何必再作困兽之斗……!”

  黄秋尘转眼望去,果真,那十三个红巾白衣屠士已然全部栽倒在地,不由得暗惊龙云驼老的施毒功夫是如此的强暴。

  中年大年夜汉目眶俱裂,呼啸道:

  “你再接我这招尝尝……!”

  呼啸声中;长剑斜指空际,划个半圆弧,拖得又直双平的!……”

  忽然,身形一矮,长剑倏地一弹一震,有如破空怒矢的疾射而出。

  黄秋尘不由脱口惊呼道:

  “玄天索命引!”

  越庸惊叫一声,双掌疾扬.连环击出,一股仿佛巨浪怒涛的劲力,夹着炙人热气澎湃而出,身势快速仰身倒窜而出。

  蓦听一声问哼,一声惨叫划起——

  中年大年夜汉身子被震出三丈外,“吧达?”一声摔倒在地。

  虽然越庸应变得直,闪避得快,依然被那支长剑贯穿右肩,惨叫一声,跄踉跌出丈外,一屁股坐在空中上。

  这突如其来的变更,有如稍纵即逝的刹那——

  中年大年夜汉这一剑出手捷速如电,奥妙无匹,完全无容有闪避的余地。

  黄秋尘这一惊更长短同小可,他作梦也想不到中年大年夜汉在身受阻毒以后,仍能使出这招奇奥的剑式,更料不到伏魔在三招“玄天九转手”平分出的三式这第三式“玄天索合引”绝世武学,会在这中年大年夜手中使出。

  今朝伏虎剑是被九龙王尊所夺,但即使九龙王聪慧盖世,机灵过人,要在这短短的几天内,悟透伏虎剑上三招绝学,那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任务,须知本身在千草野幸逢奇遇,取得冰脸忍耐朱娇凤生前历尽七年精血,昼夜习练,才谛奥,描述成三座人像,并且明白的留下经文,口诀,尚得醉心研练二十七天的功夫,才略窥堂奥……!

  以九龙王尊那种狂傲,恶毒!无私的人使让他研练成功,也绝不会随便马虎授人那种曾经不消费精力,非常艰苦得来的绝世武学。

  如许一来,这位中年大年夜汉又是谁呢?

  这几种想法主意,敏捷的泛过黄秋尘脑际……

  就在此刻——

  忽见在一旁运功调息的驼老龙云已然挺身站起来。

  一步,一步的渐渐向跌坐在地的中年大年夜汉逼走去——

  方圆覆盖一片梗塞的冷寂;重要的乞分,大年夜有狂风雨欲来的前兆之势。

  中年大年夜汉神情骤变,浑身悄悄颤抖,激颤道:

  “你想对我如何……!”

  龙云一阵嘿嘿阴笑道:

  “杀你!”

  中年大年夜汉一怔,急怒道:

  “你这低劣下贱的老匹夫……!”

  冲动中,忽然站了起来……

  但浑身颤抖了几下,又复跌坐在地上,脸上肌肉作痛的抽搐。

  龙云踏前一步,嘲笑道:

  “无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我就玉成你,让你得个悔惧尸!”

  黄秋尘看得一阵热血沸腾,功凝全身,在要纵身而出的刹那!……

  蓦然的传来一阵雄劲,震耳欲聋的笑声。优似万马奔跑,江山恕吼。

  阁楼前,那座竹林内已然闪出二条人影来!

  黄秋尘凝目望去,只见来人,为首一个身材细长,年约四十开外,另外一个微胖,正是本身在堡外碰见的冬竹堡堡主和本身的逝世敌鬼矶士秦风。

  但听冬竹堡主哈哈笑道:

  “你们是何方魅魉,胆量不小,竟敢跑来我冬竹堡撒泼,可是活得不耐烦了。”

  龙云大年夜吃一惊,突然一个转身,双掌护胸退了几步,守住跌禁重伤的越庸身侧。

  中年大年夜汉见来人是己方的人,不由脸现忧色,脱口呼道:

  “张堡主来得正好,鄙人一时忽疏,误中仇人诡计……请不要让他们逃去,鄙人和‘勾魂十三屠士’都中了他的‘有形阴毒’,他身上或有解药……。”

  冬堡主呵呵笑道:

  “吕义雄组长,居然也会遭人暗害,连王尊亲身调练出来的‘勾魂十三屠士”也被人毒倒,因而可知来敌大年夜有来头,如今就让张某会会高人……”

  说着直向龙云和越庸紧逼之前——

  鬼矶士秦风忽然横跨一步,拦住冬竹堡主道;“张堡主,这两人确有来头,容我问问看。”

  冬竹堡主微一侧身道:

  “即然秦副总座要问,请便吧!只是暂莫整顿他两条狗命。”

  自从冬竹堡主和鬼矶土秦风出现后,刹那间,场中的局面,立时出现一百八十度的大年夜转弯,本来自得跋扈狂的龙云这时候比大年夜气也不敢喘一下,听凭着冬竹堡主和鬼矶士秦风的冷讽热刺地支配。

  他本身心里明白!如今身受重创的本身和淹淹一息的越庸,根本就不是人家的敌手。再示弱只要招来耻辱罢了;不如干脆就钳口不语。

  鬼矶士秦风,瞥了越庸和龙云两眼,沉声道:

  “两位情感是西藏密宗,玉面童岳阳一脉的传人……。”

  黄秋尘心中一震,暗忖:“果真鬼矶土有他一手,一下就可以认出驼矮两叟来龙去脉……。”

  驼老龙云冷哼一声,道:

  “看你大年夜概就是名震华夏武林的鬼矶士秦风吧!”鬼矶土秦风哈哈一笑道:

  “即然认得老夫,那任务就更好办了,不知你们俩夜擅闯罗山冬竹堡,是有甚么妄图……?”

  龙云冷冷道:

  “找人!”

  鬼矶士秦风哈哈笑道:

  “找人居然跑到我冬竹堡来找,并且将我王尊最心爱的‘勾魂十三屠士’弄得成为这个面貌,这有点说不之前吧!”

  鬼矶士秦风的说话中,柔中带硬,并且语带双关,偶而听去谦恭有礼,其实却挟有强逼,威逼的意味。

  龙云多么机警,鬼诈,岂能听不出秦风言中之意;遂嘲笑一声,道:

  “长短曲直,大家自知!若要解毒药,那很简单,只需等老夫找到人后,安然踏离此堡,老夫相对不会不给那几颗解毒药丸……”

  鬼矶士秦风嘿嘿嘲笑道:

  “你如许直言无隐,倒甚合老夫胃口……但或许再过两个时辰,咱王尊的‘勾魂十三屠士’,已复生乏术了。”

  龙云道:

  “为着安然计,那也是无可耐何的事!”

  鬼矶土秦风阴笑道:

  “难道我不会本身着手去拿吗?更不用休息贵手了……。”

  说着,阔步向着龙云和越庸处身的处所走来。

  龙云神情大年夜变,道:

  “你……你敢……”

  鬼矶士秦风阴笑道:

  “有何不敢?你刚才不是还在说无毒不丈夫么……。”

  说着,身势微闪,欺身电进,左掌倏地一探,疾扣驼老右手脉门……

  出手捷速如电,手段奇奥,诡异已极。

  龙云怒喝一声,双掌连发,两缕焚热掌劲,电卷而出……

  鬼矶士秦风嘲笑一声,不退反进,疾如电奔般,直欺而上,举手一掌,拍在驼背老人龙云的右肩之上

  这一击不单身法快如星火,最重要照样有制胜仇人的掌握,出乎料想以外的闪进袭敌,才能奏功见效。

  龙云忽然惨叫一声,全部宏大年夜躯体,被击四五尺远。

  鬼矶士秦风不容龙云有喘气的机会,左单一扬,一道极巨潜力,突然直撞之前——

  龙云心胆俱裂,办法还没有站稳,秦风的掌劲已然搂胸击到,运聚全身功力,大年夜喝一声,直迎上去。

  “轰!”一响巨震。

  龙云全部身子再度被震飞丈外,一交跌成四脚朝天。哇!气血翻滚,蓦然喷吐出一口鲜血,左肩右臂创口也因此汩汩流出鲜血来……

  但他一个翻身又站了起来,怒瞪着鬼矶士秦风。

  鬼矶士秦风嘿嘿嘲笑道:

  “知趣的照样快快拿出解药来。”

  龙云呼啸道:

  “至逝世免言!”

  鬼矶士秦风嘲笑道:

  “即想逝世,我就玉成你们吧?”

  掌腕翻动间,一招“泰山盖顶”,两股仿佛雷霆万钧的狂涛,疾如电奔的向龙搂头盖下——

  龙云双目一闭,正等待逝世神掠走生命的这危在旦夕间一蓦听一声大年夜喝,道:

  “掌下留人!”

  从半空中,疾如雷电的扑下两条矫捷的身影——

  两人在半空中,掌势先到,随着一虹火掣闪电,刷!刷!刷!快速得无以言喻的速度,直刺鬼矶土秦风“三阳”“中焦”“藏尾”三处致命逝世穴。

  “嘘!”一阵劲对个正着,被那反震之力震得抛出三丈高的半空中。

  身在空际,一个“鲤鱼倒跃”,轻巧的飘落三丈外。

  另外一个闪电的攻出三剑后,即收式站隐。

  鬼矶士秦风,电闪加入文外,脱口呼道:

  “‘闪电惊虹’三剑……”

  黄秋尘对这场惊险凶搏,看得确切不移,特别更震动于这两人的武学……

  这时候他已看清了两人的面孔——

  幻想时代扫校

wwW、mdwenxue.com下~书- 网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偏向键翻页)前往目次 写写书评 西方玉作品集
西方玉其他作品: 《齐心剑》《彩虹剑》《毒剑劫》《扇公子》《护花剑》《红线侠侣》《引剑珠》《九转箫》《泉会侠踪》《花影残剑》